“醉驾入刑”已5年 酒驾查处数为何居高不下?

  

  

  图为禁酒驾标识。

  

  

  图为交警对驾驶人进行酒精测试。(陈飞董力军摄)

  2011年5月1日起,新修改的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增加了“醉酒驾驶机动车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”的规定,就是俗称的“醉驾入刑”。此后,我市公安交警部门始终对涉酒驾驶保持着高压严管态势。

  经过5年严管,酒驾这一违法行为在宁波是不是有下降趋势?“喝酒不开车,开车不喝酒”的观念有没有深入人心?

  事故数总体下降,酒驾查处数仍居高不下

  交警部门的统计数据所呈现的情况有些出人意料:并非如一些人想象的那样,随着法律严格执行,酒驾数逐年下降,五年来涉酒驾驶的查处数量始终居高不下,每年都在一万起以上;而醉酒驾车更是呈上升的趋势,最近一年查处的醉酒驾车数达到入刑第一年的三倍多。

  据交警部门统计,2011年5月至2012年4月,我市共查获酒后驾驶10445起,醉酒驾驶1048起;而2014年我市查处酒后驾驶11245起,醉酒驾驶3477起;2015年5月1日至2016年5月18日,全市共查获酒后驾驶7816起,醉酒驾驶3831起。

  但是,另外一组数据却表明:“醉驾入刑”以来,涉及酒驾的交通事故数、死亡人数、受伤人数总体上均呈现出下降的趋势。据交警部门统计,2011年5月1日至2012年4月30日,我市共发生涉酒伤亡事故65起,死亡27人,受伤82人;2012年5月1日至2013年4月30日,发生涉酒伤亡事故44起,死亡21人,受伤47人;2013年5月1日至2014年4月30日,发生涉酒伤亡事故38起,死亡22人,受伤44人;2014年5月1日至2015年4月30日,发生涉酒伤亡事故25起,死亡13人,受伤19人;2015年5月1日至2016年4月30日,发生涉酒伤亡事故45起,死亡24人,受伤33人。

 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5年来被交警查处的酒驾、醉驾违法行为为数不少,除了因城市汽车保有量增加而带来的基数增加等原因,也说明与“醉驾入刑”同步,交警部门查处力度持续加强,使得被查处人数不断增多,此举起到了防患于未然的作用,使涉酒的交通事故、伤亡人数等各项数据呈下降趋势。

  两组数据一升一降,也是浙江、江苏、上海、天津等省市这五年来涉酒驾驶违法行为所体现的共同特征。近日,公安部发布相关数据显示,五年来,全国公安机关共查处酒驾违法行为247.4万件,因酒醉驾导致的交通事故起数、死亡人数与法律实施前五年相比,分别下降了18%、18.3%,“醉驾入刑”初显成效。

  不过,数据还是说明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,“醉驾入刑”这一“最严法规”仍没有真正引起部分驾驶员重视,以身试法者仍然居高不下,每年的夏天更是酒驾行为的高发时段。“特别是醉酒驾车的数量变化,说明有一些人内心深处对交通安全的漠视。”有交警分析认为,醉酒驾车人数的增加恰恰说明这一部分人是交通执法中“最难啃的骨头”。

  违法者多从事自由职业,大多心存侥幸

  到底是什么人,在如此严厉的整治和处罚力度下,仍然铤而走险?

  据了解,5年来酒驾的群体也是有变化的。在“入刑”前,各个年龄段和各种职业都有,其中也不乏例如出租车司机这样的专业司机;“入刑”后,专业驾驶员发生酒驾的情况大为减少,多数为私家车主和摩托车主。

  鄞州区人民检察院曾对该院2013年以来受理的醉驾案件作了统计分析,发现从犯罪主体来看,案件呈现“五多”现象,即男性多、无业人员多、自由职业者多、中青年多、文化程度低者多。

  对醉驾入刑第一年查处的1048起醉酒驾驶案例的分析发现,按车型区分,小汽车占了617起,摩托车411起,大车和其他车辆(拖拉机、农用车等)仅占20起;按性别区分,男性驾驶人醉驾1033起,女性驾驶人醉驾15起;按照驾驶人年龄段分,20至30岁295起,31至40岁362起,41至50岁359起,50岁以上32起。

  酒驾屡禁不绝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国人认为喝酒不只是享乐,更是联络感情、开展生意的重要纽带。

  “吃饭不喝酒,那不是明摆着不给朋友面子吗?”在鄞州做药品生意的金先生酒后驾车被查获后说,“现在出去玩,大家多多少少喝点酒,不喝酒好像就少了点气氛,不尽兴!”对于被交警抓了个正着,金先生归结为“今天运气不好”———这也是不少被查获的酒驾违法者的“共同心声”。

  有民警告诉记者,大多数酒驾者并非无知无畏,而是心存侥幸。有的驾驶员虽然知道醉驾的危害,但自认为喝得不多,头脑清醒,应该不会出事;有的认为自己开车的距离较近,对周围交通路线较为熟悉且附近一般没有交警设卡检查,应该不会出事。还有人虽然明知“醉驾”的主体范围也包括摩托车,但认为摩托车不好管也不好查,遂肆无忌惮。

  “很多人以为就算被逮到,大多数也只是扣分、罚款,最严重的不过是取保候审或判处缓刑。违法成本相对较低,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醉驾案件的持续增多。”一位法律界人士分析。

  同时,查处酒驾只在重点时期、重点时段、重点路段集中警力开展,无法做到全天候全区域覆盖,也是滋生“酒驾”侥幸心理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虽然以身试法者屡禁不绝,但醉驾入刑5年,甬城交通环境还是有了明显改观,很多人观念得以转变,酒后代驾行业的红火就是一种体现。

  丁先生是一家公司的销售总监,工作应酬很多,酒桌上免不了多喝几杯,但是只要谁说是开车来的,要么找代驾,要么只喝饮料,不会有人劝酒。他说,他和身边的朋友都有了这样的共识“以前不喝酒觉得不够朋友,现在谁要劝酒可真是不够朋友了。”

  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小林平时开车,但只要是朋友聚会吃饭,再远他也是打车或者坐地铁过去,“因为把车放在酒店第二天再去取感觉很不方便,找人代驾又不放心。”

  据一位一线执勤交警介绍,前几年他们在查处酒驾行为中发现,酒驾一般分两波时间,一波是晚上8时到10时,这些人一般是从饭店出来;第二波是凌晨1时至2时,一般是从酒吧、KTV等娱乐场所出来。现在,第一波酒驾的人几乎没有了,他们查处中经常遇到一车人,4个都喝酒了,但是驾驶员没有喝酒,这说明吃饭喝酒时大家就指定好了其中一人做专职司机,或者是找代驾。

本文由剑南春白酒价格表_酒类企业资讯,酒业新闻信息_千杯酒业资讯网发布于酒营销,转载请注明出处:“醉驾入刑”已5年 酒驾查处数为何居高不下?

相关阅读